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olee640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辞旧迎新第四天:旧纸堆里的乡愁思绪(原创)  

2015-02-13 05:37:44|  分类: 节日思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吃过“圆子”,敬过灶王爷,就是整理内务:理发、洗澡、更衣之后,整理房间里的一大堆旧报故纸堆。2012年7月26日新民晚报夜光杯专栏,一篇《南京话》映入眼帘,勾起一串长长的“乡愁”思绪....

    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,却在南京度过我的童年。小时候,住在南京城的明朝“御道”边,与中山门、光华门、午朝门相伴了十五年:从小学到中学,从大清河边的平房,到南航隔壁的家属院楼居,结识过一大群少年朋友。

     离开南京,已经超过半个世纪:曾经带妻女回过那里,让她们见识我儿时的生活环境;曾经参加过校庆和同学聚会,重温过少年时代的欢乐时光。外出旅游听到南京人的说话声,都会有一种“乡音”感觉,从心底悠然升起.....

     然而,曾经说得很顺的南京话,只是偶尔出现在我的普通话口音中。《南京话》中,许多特有的口音,已经让我很生疏啦!譬如,解决夫妻纠纷时,经常说的“卖个耳朵给他”;譬如,聊天中经常反问的“阿是大啊”?(实例:汉中路南边的“螺蛳转弯”巷,“螺蛳壳里怎么转弯,阿是大啊?)只有,对劝架中说的“多大事啊?”,还有那么一点印象;对“韶老头韶老太”的称呼,还有一些记忆。

    由南京话,想到南京人,想到南京的“老家”:真的,好想回去看看!

    在我一生居住过的五处地方,贵州住的时间最短(大方、修文、贵阳),总共不会超过半年。然而,中年返回故土以后,贵州回的次数最多。2011年9月20日新民晚报的《贵阳城郊串烧游》一文,又将我带到不是故乡却有“乡愁”的境界里:

    甲秀楼、黔灵山,是玩得最多的地方;青岩古镇、天河潭,是我玩得最开心的地方;花溪和香纸沟里,留下过我和几个弟媳一起欢笑的回忆。如今,一个弟媳已经驾鹤远去;留下的,不仅仅是小弟对她的一片思念?!

    在那里,还有我在部队工作的一名老战友,不知现在可好?在那里,留下好些未涉足的景点——高坡苗族、镇山村,不知还有机会否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